新闻动态

不 仅有陆战还有海战

点击数:2019-03-10 23:32

  原标题:欧罗巴美食巡旅:自由与美食,永世不可弃:近代希腊历史与饮食文化的演进

  古老的希腊自1460年起,就蒙受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近400年的奴役性高压统治,广大人民饱受痛苦和折磨。果然,众神放弃了凡人,没有再回来过。

  经过几个世纪的积累,希腊的政治、经济、文化逐渐复兴,希腊船队在把橄榄油、葡萄干、酒、皮革和羊毛等特产运到别国的同时,也把欧洲的启蒙主义思想带回了国内。进入19世纪之后,希腊民族解放意识越来越强,武装斗争的火苗越燃越烈。

  1821年3月4日,侨居俄国的希腊“友谊社”总负责人依普希兰狄斯越过俄国国界,率领起义军在罗马尼亚的雅西号召希腊人民起义。起义波及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紧接着斯佩采岛也支援伯罗奔尼撒半岛宣布起义。4月,普萨拉、伊德拉岛和阿提卡亦纷纷起义,起义军民控制了科林斯地区,并冲进了雅典。至此,起义军几乎席卷整个希腊的大部分陆地和爱琴海许多岛屿。战斗日趋激烈,希腊军队攻占特里波利斯城后不久,伯罗奔尼撒半岛几乎全部解放。

  1822年1月,希腊在厄皮道尔召开首届国民议会,宣布希腊独立,成立国民政府。

  土耳其调兵对起义进行残暴的,在希俄斯岛对希腊居民展开大屠杀,约2.3万人遇害,4.7万人被卖为奴。当年6月,土耳其出动近3万人进攻伯罗奔尼撒半岛,却在半岛腹地遭到希腊农民起义军的伏击,伤亡惨重,溃不成军。海面上,希腊小船勇于与装有大炮的土耳其战舰作战。利用小船的优势,派一名希腊水兵驾驶一艘着火的小船冲进土尔其战舰停泊场,烧毁了1艘战舰,其他的战舰逃往达达尼尔海峡。土耳其舰队士气大大地被挫,陷入一片混乱。

  然而,本该乘胜追击之时,希腊军队领导集团内部却发生分裂,军政首脑转而忙于权力之争,贻误了有利战机。最终希腊人未能解放中、北部地区,失去赢得独立战争胜利的机会。后来还出现了两个政府并存的局面,并且几次发生武装冲突。虽然之后内部问题已经解决,然希腊军队力量在内部已经遭受了重大损失。

  这时,俄、英、法等欧洲大国开始关注希腊独立战争。俄国政府为巩固在巴尔干半岛的势力,欲支援希腊一方,英国为牵制俄国也参与进来。1823年英国政府首先宣布承认希腊,并于1823—1824年向希腊政府提供了两笔贷款。同时,希腊政府拒绝了沙皇俄国提出的在希腊建立3个自治公国的方案。

  土耳其已没有单独起义的力量,决定与埃及联盟,共同来希腊人民起义。1825年2月,埃及侵略军在伯罗奔尼撒登陆,占领了特里波利斯及半岛绝大部分地区。第二年,土埃联军近4万人联合围攻希腊西部重镇米索隆基,但久攻不克。守城的希腊军民顽强抵抗,无奈土埃方面援军不断,城里又有疫病爆发,最终失守。同年8月土埃联军占领了雅典城。至1827年,科林斯地区以北的希腊国土都落入土耳其侵略军之手,希腊仅剩伯罗奔尼撒一部分领土和爱琴海上的若干岛屿。

  1827年4月,希腊政府在特莱辛召开了第三届国民议会,各派达成妥协,一致选举卡波狄斯特里亚为总统。卡波狄斯特里亚曾任职于俄国政府,他的当选进一步证明了俄国对希腊政治的影响,于是欧洲列强也开始加强对希腊的干涉和争夺。7月6日,英、法两国与俄国在伦敦签订三国协约,重申1826年彼得堡议定书的条款,并补充规定,要求希腊土耳其双方立即停火,否则三国将共同采取强制措施制止战争。

  可是奥斯曼帝国苏丹马哈茂德二世断然拒绝停战要求,三国联合舰队立即驶入纳瓦里诺湾,以诉诸武力作为调解争端的最后手段。英法俄三国联合舰队由爱德华•科德林顿海军中将指挥,易卜拉欣帕夏任土耳其—埃及联合舰队总司令。

  纳瓦里诺海湾是一个由斯法克蒂尼亚岛、皮洛士岛和希腊大陆之间围合成的海湾。三国舰队驶入纳瓦里诺海湾,绕过皮洛士岛,分为两路纵队前进:英国和法国舰艇在左,俄国舰艇在右。土埃舰队则排成传统的新月阵形,战舰居中,火攻船置于两翼,准备以火攻取胜。

  本来还寄望和平解决的科德林顿中将,在两个信使都被土军射杀之后忍无可忍,命令联军立即展开进攻。英法舰艇对付敌军左翼,俄国海军习惯于对土耳其人作战,所以承担了最为繁重的任务——对付敌军中路和右翼。土埃舰队虽然数量上占优势,又有岸炮支援,但在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上劣势明显。在1个多小时的激战中,土埃联合舰队约四分之三的舰船被摧毁,第一线的土埃舰艇全部被摧毁,或起火爆炸或缓缓下沉,第二线和第三线的舰艇也大多损失了,还有些搁浅了。英法俄三国联合舰队也有多数舰船遭重创,但仍然对土埃舰队持续炮击了几个小时。

  经4小时激烈海战,最终,土埃舰队损失舰艇60多艘,只有1艘三桅炮舰和14艘小船得以逃脱,人员损失估计应在7千人左右。联军方面死亡182人,受伤789人,没有舰艇被击沉,只是有些舰艇受损严重。

  纳瓦里诺海战之后,希腊独立战争的形势重现光明,失去了海军支援的土埃军队转攻为守,处于战略收缩态势。俄国趁势对土耳其宣战,于是俄土战争爆发,使土耳其、埃及两国在外交上陷入孤立,从而注定了希腊独立战争的胜利。俄军穿过巴尔干半岛,进入马里查河谷,攻占阿德里安堡,随后法国也出兵占领伯罗奔尼撒。

  1829年9月,俄土签订《亚得里亚堡条约》,土耳其被迫接受英、法、俄《伦敦三国条约》。希腊军民利用土耳其军队被牵制、削弱的有利时机,发起进攻,陆续又解放了部分国土。在9月的别特拉战役中,希腊军队击溃了一支7000多人的土耳其军队,迫使敌人撤出希腊大陆地区,胜利地结束了独立战争。

  1830年4月,土耳其政府接受英、法、俄于同年2月3日新的伦敦议定书,承认希腊独立。

  这场希腊独立战争几乎席卷全国各地,历时8年半之久,不仅有陆战还有海战。全希腊人民浴血奋战,运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战术,采用伏击或奇袭战法,大量消耗土军力量。同时,有利的国际环境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希腊军民始终得到欧洲进步人士的同情和支持。随着战事的发展和变化,欧洲列强出于各自的目的参与战争,客观上牵制了土军力量,削弱了土军的战斗力。这些都为希腊人民争取独立战争的最后胜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希腊每次大战都有它伟大的历史意义。这次希腊独立战争是一次民族大起义,是一场反殖反封建的革命。 希腊独立战争的胜利,为希腊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使巴尔干半岛其他国家的人民受到了鼓舞,促进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对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希腊和整个欧洲的许多犹太人都是希腊起义的支持者,起义得到了他们的财富、政治和公众方面的影响力的协助。希腊国家也吸引了许多犹太人移民,是世界上第一批向犹太人提供法律平等的国家之一。

  奥斯曼帝国对希腊的长期统治,导致现代希腊和土耳其的美食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香喷喷的烤肉串,希腊皮塔饼和土耳其旋转烤肉三明治、土耳其卷饼,希腊番茄青椒包饭和土耳其菜叶包,等等。

  碳烤羊排也跟我们宵夜的烤羊排一模一样......不过人家用盘子吃可斯文多了。

  说到羊肉,科孚岛的羊肉挺有名。希腊人传统上偏爱羔羊肉或山羊肉,不太喜欢牛肉。

  羊肉讲求“原味”的料理方式,是希腊饮食文化中引以为傲的,先以各式香草、柠檬汁及橄榄油腌渍后再烹调,吃起来味道清爽。

  烤羊腿也是经典菜式,上好的羊腿肉经过细心的烘烤,以橄榄油以及柠檬汁调味,再来些土豆做辅料,香气四溢,肉质鲜美多汁。

  然后是主料,任一种肉,牛肉、羊肉、猪肉或其他肉都可以。把肉先串起来放在巨大的电烤架上烘烤,然后厨师在肉上面旋转切下一片片烤熟的肉片,配入生菜、番茄、洋葱,淋上大蒜汁,放入袋状烤饼里。最后配上黄瓜和奶酪调制成的酱汁。

  卷饼是希腊最经济美味的食物,用一张饼夹着肉和蔬菜、西红柿、土豆条,淋上酱汁,美味~

  希腊的派有甜有咸,有菠菜派、蔬菜南瓜派、奶油干酪派等等。饼皮厚度有饼干那么薄的,有又厚又脆的,里面加入各种馅料,烤好之后就是酥到近乎透明的千层饼皮。

  这个蜜糖果仁脆香派比较特别,它是土耳其特色美食,在希腊也是常见的很受欢迎的甜点。它的内馅儿是榛子、杏仁、核桃仁等坚果仁碎的混合,外层是千层酥皮,最后用糖水腌制而成,入口脆绵香软蜜甜。

  把米饭和各种药草、薄荷、葡萄干、松仁以及多种香料拌好,还有菲达奶酪,一起填塞到大个的番茄或青椒的肚子里,外面涂上酱用烤箱烤制。这是希腊为数不多的有米饭的菜肴,色彩鲜艳诱人,但是据说米饭是夹生的,想想也是,烤饭怎么会不夹生呢。

  它是希腊(其实源自土耳其)著名的甜点。看上去有点像我们的龙须糖,但超级甜。

  希腊人的甜点如此之甜,大概跟特产蜂蜜有关吧。橄榄油、奶酪和蜂蜜——希腊三宝。

  这种圈圈面包在希腊街头十分常见,不是很松软嚼起来却很香,细的硬硬的就比较像桃酥,咬一口会掉芝麻。

  希腊的豆汤是将大白豆或鹰嘴豆、橄榄油和一些蔬菜、西红柿、辣椒炖在一起,据说这道菜十分受古希腊人的喜爱。

  太奢侈了,我们每次泡茶只敢放几根的藏红花,在一些欧洲国家只不过是香料......

  乳香脂是一种来自乳香树树干的天然树脂,可用于工业用品、药品和食品等行业。乳香树栽植于希腊希俄斯岛(就是希腊独立战争中遭到土耳其侵略者大屠杀的那个岛)的21个村落中,生产乳香脂是当地居民主的要生计来源。希俄斯岛的历史与乳香树息息相关,因为珍贵的乳香脂常常成为侵略者所觊觎的目标。

  还好还好,终于摆脱奥斯曼帝国的阴影了。然而,身处阿尔干半岛这个“欧洲火药桶”之内,怎么可能得到平静?

  巴尔干地区位于欧亚两洲的接壤处,是欧洲的下腹部,扼黑海、地中海的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巴尔干地区长期是各大国觊觎的对象,自古就是欧洲大国争夺的焦点,也是它们分赃谈判的砝码,每次欧洲战争或世界大战之后,首先遭到大国瓜分的就是巴尔干地区。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欧洲的火药桶。近一百年来,巴尔干前后发生了七次大的战争。1912-1913年塞尔维亚、黑山、希腊和保加利亚结盟,针对奥斯曼土耳其的战争;1913年塞尔维亚、黑山、希腊和罗马尼亚一起反对保加利亚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1919-1923年的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后的希腊内战,以及波黑战争。只有波黑战争跟希腊没关系......

  之后那些战争中的希腊远没有原来的希腊精彩,二战期间被德国占领,政府流亡国外,战后继续内战......

  葡萄酒从远古的时代起就伴随着古老的希腊的文明发展至今,如果说没有酒就没有欧洲的历史和文化,那么作为西方文明摇篮的希腊在酿酒业方面,也是欧洲的先驱。古希腊是世界上第一个用法律形式规定关于生产与经营葡萄酒的国家,最早规范商业化的酿酒业。

  希腊有各种神,酒神狄俄尼索斯在奥林波斯十二主神中占有一席之地,可见地位之高。他是古代希腊色雷斯人信奉的葡萄酒之神,不仅握有葡萄酒醉人的力量,还以布施欢乐与慈爱在当时成为极有感召力的神。他推动了古代社会的文明并确立了法则,维护着世界的和平。此外,他还护佑着希腊的农业与戏剧文化。

  古希腊人将葡萄酒视为人类智慧的源泉,在各种装饰物中随处可见葡萄、葡萄园和盛满葡萄酒的各种泥陶酒具。

  希腊境内大陆、各半岛和海岛都有葡萄园,葡萄种类繁多,葡萄酒品牌琳琅满目。

  其中历史最悠久、最深得人们的喜爱的酒叫做Retsina,专指干型希腊葡萄酒。这是一种用优质葡萄生产的淡黄葡萄酒,在传统方法酿造过程中,加入了少量松树脂,饮用时有一种独特的芳香。

  以及来自萨摩斯岛屿的Samos,酒精度高,具浓郁的麝香葡萄的香气,它是一种强化葡萄酒。

  希腊的茴香酒,开始于18世纪50年代中期,非常受欢迎,19世纪初希腊解放后,茴香酒几乎都是在莱斯沃斯岛生产。

  茴香酒是一种由葡萄、香料和浆果挤压混合而成的,最开始是由葡萄皮制成,之后人们又在其中加入了其它香料和配料,包括大茴香、胡荽、丁香、当归根、干草、薄荷、 鹿蹄草、茴香、榛实,有时还放入月桂和莱姆花。在调酒师控制下用铜器烹煮,煮好冷却的液体储存几个月,直到酒精浓度稀释到40度就成为茴香酒。

  茴香酒通常当作开胃酒饮用,可以和其他酒调和成鸡尾酒。在透明的茴香酒中加入水,液体会变成乳白色。那是因为大茴香油与酒精融合会分解,当酒精成分变少,大茴香油就会变成白色晶体,茴香酒就变成乳白色了。

  希腊茴香酒最有名的是Ouzo和Tsipouro,同为烈性蒸馏酒,这两种酒的差别在于用于酿酒的茴香种植于不同地区,为调味而添加的辅料也不尽相同。这类同样香气的烈酒在希腊某些地方也被叫做Raki(土耳其的一款茴香酒),在克里特岛就是Tsikoudia。

  不知为何,希腊人聪明而勇敢,希腊作为世界文明古国,历史悠久,却一直被碾压。也许,是神的诅咒至今未能解除吧。


【责任编辑:admin(Top) 返回页面顶端